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說起糖尿病,現在大部分人想到的都是西醫療法,而早在《黃帝內經》中就有關于糖尿病的記載,當時稱為“消渴”“熱中”等。在不斷的臨床實踐中,“消渴”的病因歸納為飲食不節、情志失調、稟賦不足、勞欲過度。
      因此,中醫在對糖尿病的防治上,較廣泛使用的觀點有從三消辨證、從臟腑論治、從氣血陰陽辨證、分期分型辨證等。隨著生活方式的改變,從“臟腑氣血陰陽”辨證更能針對其病因進行論治,以“脾、肝、腎”三臟同調更為貼切臨床實際情況。
      脾為后天之本,主消化。糖尿病患者脾胃運化功能失調,表現為:1.脾胃虛弱:乏力、口干、食欲差,治療原則為健脾益氣生津,常用七味白術散加減;2.脾胃濕阻:肢體困重、脘腹脹滿、大便溏軟,應運脾化濕,常用香砂六君子湯合平胃散加減;3.濕熱內蘊:口干苦、惡心嘔吐、舌紅苔黃膩,需清熱利濕,常用茵陳蒿湯合四苓散加減。
      肝主疏泄,調暢氣機。現代社會高強度及快節奏的生活方式,長期過度的精神刺激、情緒失調,加上糖尿病是慢性、終身性疾病,必使患者產生心理壓力,肝氣郁結、化火內耗肝陰,愈加重“消渴”。可有以下表現:1.肝氣郁結,氣機不暢:脅肋脹痛、胸悶、咽部有異物感、或乳房脹痛、少腹痛,應疏肝理氣解郁,常用柴胡疏肝飲加減;2.肝郁化熱,肝火上炎:急躁多怒、面紅目赤、頭痛眩暈、口干口苦、脅痛如灼,需清肝瀉火,常用龍膽瀉肝湯加減;3.肝血虛:頭痛眩暈、兩目干澀、虛煩不寐,治療手段為養血柔肝,常用歸芍地黃湯加減。
      腎為先天之本,先天不足與糖尿病患者的遺傳易感性和(或)免疫功能低下相互關聯,為發病的內在基礎。另外,“消渴”日久會傷及腎陰腎陽,引起一系列并發癥。其表現為:1.腎陰虧虛,固攝無權:尿頻量多、混濁如脂膏、乏力、頭暈耳鳴,需滋陰固腎,常用六味地黃丸加減;2.陰陽兩虛:小便頻數、甚至喝多少尿多少、腰膝酸軟、畏寒肢涼,應滋陰溫陽、補腎固澀,常用金匱腎氣丸加減。
      “消渴”常為脾、肝、腎三臟相互影響。脾失健運,往往影響氣機的升降,從而影響肝主疏泄的運作;另一方面肝木郁滯乘脾,也會可影響脾胃運化功能;同時肝腎同源,肝陰受損,虛火內積,必耗傷腎元。因此,臨床治療中應分清三臟主次與正虛邪實,抑有余而扶不足。
      在糖尿病的防治過程中,中醫除了可在糖尿病早期進行預防及干預,也可與西醫降糖藥物聯合使用,改善與減緩并發癥,兩者結合可以取長補短,給患者帶來最佳治療效果,在用藥和治療上則需要在醫生指導下進行科學調整。
關聯圖片:
關聯音頻:
關聯視頻:

上一篇:飲食+睡眠+運動,助力孩子長個兒

下一篇:立冬后宜延長睡眠

DS真人在线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