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郭貴成
  塑料大棚“三姐妹”
  1976年3月,圖里河林業局農副生產經營處邀請齊齊哈爾龍沙區農藝師來林業局辦農業技術培訓班,傳授塑料大棚種植技術。哈達知青大隊派我去參加學習,我有幸成為林區第一批農業技術人員,與農業種植結下不解之緣。
  學習班結束之后,圖里河林業局率先拉開了高寒林區農業攻關序幕,嘗試用塑料大棚種植,旨在改善林區蔬菜短缺狀況,解決“高寒地帶氣溫低、種植難、吃菜靠外進”的歷史難題。此舉讓圖里河蔬菜種植一炮而紅,贏得上級領導的高度評價,并在圖里河林業局召開了林區農副戰線蔬菜生產現場會。
  上行下效,哈達知青隊領導對大棚生產也是重視有加。大棚選址在苗圃西南河套邊,征用了一塊上好的私人用地,棚地土質好、水源近,三架大棚先后拔地而起,東西走向、南北比鄰,每個大棚面積600平方米。黃瓜、青椒、茄子等蔬菜的田間管理和出售均由玉梅、鳳云、愛琴三姐妹負責。三姐妹平時分棚打理,責任到人頭,關鍵時刻互幫互助,盡心盡力。三姐妹自覺意識強,入棚一干就是大半天,棚內溫度高,汗水經常掛滿額頭,脖子上總是搭條擦汗的毛巾,她們的白大褂、衛生帽常常浸染出很難洗去的汗漬。這毛巾在河水里一天不知洗了又洗、涮了又涮多少次,甚至用濕手巾搭在頭頂上,以便更好地為自己降溫。
  玉梅、鳳云我們三人是同班同學。他們比我大個一、兩歲,但都特別有姐姐樣,比我小一歲的琴子妹妹憨厚、實在、幽默。幾個人干起活來風風火火地比著干,生怕把自己落下,真正拿集體的事業當自己家的事情來做。常常是下班的時間已經過了許久,她們還在棚里松土、施肥、掐尖、打水叉……
  夜間有暴雨的時候,她們隨時都會趕到棚里,害怕棚頂積水過多壓壞了大棚。大風天更是如此,都是頂風跑到大棚來,檢查四周壓土是否嚴實,是否有刮開的跡象。一但有刮壞的地方就趕緊用膠水和塑料補窟窿。那膠水擦蹭得臉上、手上都是,沾得手指頭都分不開“瓣”兒。
  大棚時常要噴灑“樂果”、“敵敵畏”等農藥殺蟲抗病,因棚內溫度高、通風差,農藥對工作人員傷害很大,40多年過去了,至今我的氣管依然對異味過敏,聞到農藥味就嗓子發緊、呼吸困難。作為大棚女工,為保障農作物坐果,工作期間不準抹化妝品,正值妙齡青春期,僅有的一份愛美之心也被剝奪了。
  印象最深的是黃瓜秧苗長到30公分以后,每半月就要和水混施農家肥。我和幾位女同事清晨三四點鐘就起床,挑著糞桶到林場機關廁所掏糞,然后再挑到大棚里。有一次忘了是玉梅還是鳳云,挑起滿滿的糞桶剛走出不遠,糞桶的底兒就裂開了,糞便噴灑在褲腿和鞋上,她就用河水沖刷掉褲子上的糞便,回家換了鞋、褲回來繼續干活。那種質樸勤勞的奉獻精神,正是林區老一輩奮斗者精神的延續和傳承。
  終于,大棚黃瓜成熟了。開始銷售的那天,玉梅拎著半稱盤子黃瓜喊我:“貴成,來,咱們也嘗嘗自己種的瓜。”當時我還一楞,這可是從種瓜開始不曾有過的事啊,至今我們一個黃瓜都沒吃過。
  天道酬勤,汗水換來了豐碩的成果。由于三姐妹的辛勤付出,根據銷售記錄統計顯示,哈達知青隊塑料大棚黃瓜生產創單棚畝產量達萬斤記錄,成為全局農副戰線的佼佼者。
  盡管這樣忘我地工作,但姐妹們工資收入并不高。那時工資雖說也有差別,但都不大,還是比較均衡的,因此大家總是把奉獻精神放在第一位,很少比較收入多少。正因如此,我常常懷念那時人們的精神境界是多么的可嘉、可敬、可贊。
  (四)  

上一篇:當知青的那年那月那些事

下一篇:漢服和胡服有什么不同,從2300年前說起

DS真人在线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