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郭貴成
替代畜力的人力集材
      1976年冬,知青隊在哈達林場東溝批下來一個木材作業林班號。
      場地中有一部分高山陡角,坡度較大,蓄力集材難以為繼。放棄坡上的優質木材又覺可惜,只能靠人力集材串坡到山底部位,再由畜力倒到楞場,經林場委派的檢尺員驗收后才能集中歸楞。
      “人力集材”,名稱很美,也很雅,顧名思義就是以人力替代畜力,靠人的力量去拖拽木頭。數十載工作經歷,我只見識到了林區工人做著這種人、畜力量交換的工種。
      重任面前有重托,作為知青大隊團書記,“職務”要求我在這一任務面前做突擊手,義不容辭地帶好頭。雖然當時我個子小,身體也不強悍,但在急、難、險、重任務面前我絕不退縮,憑年輕血氣方鋼,咬著牙也要堅持下來。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這次突擊任務,真的讓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清晨,我們搭別人的牛爬犁趕到東溝,到了那個臨時搭建的午間休息用的帳篷 ,便脫下皮襖扎緊腰帶,拿著斧子和鋸,帶上帶油絲繩套的繩子,開始爬山。爬到了山頂,就氣喘吁吁,心跳加快,汗水就從鼻翼兩側往外冒。盡管這樣,也舍不得歇息一會,我們開始選樹、放樹、打枝、造材,然后用帶著油絲繩芯活套的繩子套住原木的一端,開始拖拽集材,串坡。 稍微大些徑級的木段拖拽起來很吃力,一步不用力,原木就紋絲不動,有時能拖出去一米距離都是很艱難的,處理完一棵稍大徑級的原木就累得眼冒金星、腿發顫。
      原木串到山下,人力集材告一段落,再由畜力拖到楞場,歸楞后才算完成任務。
      那時林區冬季“三九”天最低氣溫達到零下40攝氏度,我剛剛20出頭,仗著自己年輕,經常就穿一件領口帶半截拉鎖的藍色秋衣。即使穿得那么少,汗水還總是不斷地淌,棉帽子根本戴不住,所以耳朵、手腳凍壞是常事。眼眉上,由開始的霜花漸漸地結冰,常常形成一兩公分的冰凌在眼前晃動著。要想除掉必須用手暖化,因為硬拽會帶下眉毛,鉆心地疼。
      現在想起那時的付出,都有要打“寒戰”的感覺,那時能吃得了那種苦,我真的從心里佩服自己。就說那人力拖拽木材的鋼絲繩芯 ,自己幾次活生生在把套子拽斷,臉著地,重重摔在雪地上,臉上分不清是雪水還是汗水,那種心情和滋味無以言表。
      到了中午,大家到帳篷里吃飯的時候,稍有一段歇息的時間。“開飯啦!”大家拿出從棉襖里腰間纏著、暖著的饅頭和發面餅在鐵爐子上烤,烤得焦黃后,就著咸菜、咸雞蛋邊吃邊嘮邊笑。吃完飯后,喝著燒開的山泉水,抽著旱煙,聽志林老兄講故事,而我學會吸煙就是在這次突擊任務時開始的。因為胃口不好,加之經常涼氣灌的肚子疼,郭福祥大叔總是在這時候應時地點顆煙遞給我,并說到:“來來來,一家子,冒冒煙,串串氣,一會保證就沒事”。嗨,別說,還真靈,抽了一會兒肚子就不疼了。
      從這時開始,我也預備起香煙,防備肚子疼。一來二去的,我也就學會抽煙了。那時的知青一到晚間就到知青隊隊部“望房巴、抽香煙、吹著牛皮、侃大山”。抽著抽著竟然能夠閉著眼睛抽出這是一毛錢的“握手”,還是兩毛四的“蝶花”,是兩毛八的“迎春”還是三毛二的“大生產”,說來不怕笑話,這就是我在東溝干活學到的“武藝”。
      那樣的勞動場景持續的時間不長,一個林班號的活兒早早地就干完了,大家也結束了替代畜力的人力集材。這次人力集材對我觸動很大,我感覺我能吃得了人力集材工種的苦,為我后來從事任何困苦的工作都奠定了必勝的信心。我感謝知青大隊領導的那次安排,讓我鑄造了堅強的意志。
      翌年春天,我與程志華、梁閣福、曹瑞珍等8位圖里河林業局農副戰線代表,榮幸地出席了“牙克石林區首屆知青先代會”。那時我就篤定一個信念:天道酬勤,汗水定會滋潤幸福之花。
(二)  

上一篇:中國最早的地震記錄 距今4000多年

下一篇:獸首瑪瑙杯帶你“夢”回唐朝

DS真人在线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