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柳愛華
  一直以為父母還很年輕,直到前一陣兒和同事聊天無意間說起他們的年齡,我才猛然驚覺,他們,已經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了。
  姥爺和爺爺是很好的朋友,年齡相當的爸媽是遵從父母之命結的婚。多年以后,我看到他們一臉青澀的結婚照,媽媽又粗又長的辮子垂在胸前,讓我想起李春波歌里那個叫“小芳”的姑娘。
  記憶里,爸媽很少吵架。工作之余,他們也愛玩撲克、打麻將,性格開朗的媽媽又做的一手好菜,我們家自然就成了親戚朋友最愛來的地方。夏天天氣好的時候,爸爸會在院子里撐上一把大傘,有客人來,他們就在屋外熱熱鬧鬧地吃飯,興致起來還會拿著麥克風對著VCD唱卡拉OK,那種有著濃濃煙火氣的日子直到現在都讓我無比懷念。
  媽媽有一雙巧手,尤其毛衣織得又快又好,無論什么樣式,她看上幾眼就能第一時間織出來給我和弟弟穿在身上,媽媽手中上下翻飛的毛衣針織出來的花樣讓我和弟弟一直是同齡人羨慕的對象。
  媽媽認為女兒嬌弱,要精細著養,所以我們家是“重女輕男”的。她從小就教育小我三歲的弟弟,“你姐雖然比你大,但她是女孩子,你得讓著她。”20多年后,我先有了女兒,弟弟后有了兒子,媽媽又一直給小我女兒兩歲的大侄兒灌輸同樣的思想,一直到現在,我那個已經1.88米的大侄兒對他姐還是言聽計從,小姐倆關系好得不得了。
  爸媽退休后就搬來市里住了,可本該含飴弄孫、樂享天倫的爸爸身體卻漸漸不好起來,后來又確診得了帕金森病。這對于本身就有高血壓和糖尿病的爸爸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出于對他身體的考慮再加上醫生的建議,五年前,爸媽去了與家鄉氣候迥然不同的海南島。從那時候開始,媽媽就一直一個人照顧著生活半自理的爸爸,爸爸的身體一直沒有起色,走路越來越沒有力氣,身體也前傾的厲害,從原來的去公園遛彎到圍著小區轉圈再到后來的隔三差五下一趟樓,這也讓我和弟弟多了好多牽掛,既著急爸爸的身體,也心疼媽媽的勞累。好在媽媽天性樂觀,可爸爸的話卻越來越少。為了爸爸的病,媽媽帶他去滄州取過血栓(據說是祖傳的醫術),又買來駝奶粉每天沖給爸爸喝,其他的保健品更是數不勝數。
  想著好久沒見爸媽,爸爸的情況不親眼看下也不放心,于是去年國慶假期我去了闊別四年的海南。因為爸爸的慢性病本一直在家里,這幾年他的藥都是我開完每個月快遞過去,不巧的是爸爸常吃的那個進口藥已斷貨好久,所以這次我帶上了醫生給開的新藥。爸媽見了我自是喜出望外,可親眼看到爸爸佝僂的身子還是讓我分外的難過。媽媽每天晚上都要雷打不動地給爸爸熬花椒葉子泡腳,泡完就使勁給他搓,按媽媽的說法腳上的穴位最多,多刺激刺激肯定有好處。我學著媽媽的樣子來給爸爸揉捏,不大會兒的功夫就滿頭大汗、手腕酸疼,看著若無其事的媽媽,可想而知她這幾年的辛苦。
  爸爸開始吃我帶給他的新藥,半個多月后他突然感覺走路比以前有勁多了,幾天后拐棍就拿在手里不用再拄,腰也能直起來了,電視劇一般的場景就這樣真實地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爸爸喜極而泣。對他來說,久違的腿能抬起來的感覺真是太好了。看著逐漸康復的爸爸,最高興的就是媽媽。爸爸更是成了小區里的名人,大家都奇怪他怎么好得這么快,爸爸喜笑顏開地說:“我閨女來啦高興的。”我更是特別欣慰,上天是眷顧我們的,給爸爸換新藥本是無心插柳,沒想到給了我們這么大一個驚喜,這一趟沒有白來。
  因為爸爸的身體,爸媽是在海南生活的為數不多的非“候鳥”人群,幾年下來也結交了許多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有了朋友們的陪伴,多少會沖淡他們些許的思鄉之情。每年五月前后,朋友們多數都回老家去了,而我們家的抽屜里就會多出一大把鑰匙,媽媽要分別給她們家里的花草澆水,給電動車充電,還要定時地去各家開窗通風。叔叔阿姨們對媽媽這個大管家也是極為放心、交口稱贊的。
  我時不時地會給爸媽買點吃的、穿的,他們會一邊嗔怪我亂花錢,一邊又去和朋友們“炫耀”,天下父母都一樣吧,在兒女這里特別容易感到滿足。和爸媽視頻的時候,我也會偶爾地對著鏡頭撒撒嬌:“爸,你老伴兒又讓我少吃飯呢,我用減肥嗎?”爸爸每次都是慢悠悠、笑呵呵地說:“沒事兒沒事兒,吃吧,我姑娘一點兒都不胖。”
  如今,我和弟弟都已經過了不惑之年,爸媽也并肩攜手從風華正茂走到了兩鬢斑白,這一路上的泥濘與彩虹,歡笑和淚水,都是他們相濡以沫近半個世紀最好的見證。
  愿最愛的爸媽在那個碧海藍天、椰林婆娑的熱帶小島,能一直過著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生活,愜意享受生活給予的無窮樂趣,更愿父母健康,長壽!  

上一篇:冬日暖陽

下一篇:不敢想你

DS真人在线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