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有民謠唱道:“鄱湖鳥,知多少,飛時遮盡云和月,落時不見湖邊草。”江西鄱陽湖是世界上最大的鳥類保護區,每年來此越冬的候鳥多達60萬-70萬只,其中白鶴數量最高超過4000只,占全球98%以上。
  為了守護這些珍貴的候鳥,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從1983年成立以來,一代又一代的保護區干部職工巡護在湖區一線,書寫了一段段人鳥故事。

                                                                   何耀東:何家第三代護鳥人

  何耀東是沙湖站的一名護鳥員。
  小時候,他常跟著爺爺和父親、姑姑到鄱陽湖看候鳥。2012年,他應父親何守慶的號召加入保護隊伍,成為何家第三代護鳥人。
  新華社微紀錄片《國家相冊》曾介紹一位97歲老人守護白鶴的故事。那是何耀東的爺爺何緒廣,鄱陽湖保護區創建的元老之一。
  1982年,退休的何緒廣成為江西省鳥類科考隊的向導。在他的引導下,科考隊在鄱陽湖發現了200余只白鶴,刷新了當時世界上已知的白鶴數量。1984年12月,他和鳥類考察隊的專家發現840余只白鶴,再次刷新紀錄。
  何緒廣的巡護足跡踏遍了整個保護區。一個風雪交加的下午,他在湖灘上發現一只受傷幼鶴,便锳著齊膝深的湖泥挪過去,成功將其救了回來。他把幼鶴養在家中,照料了一個多月,直到幼鶴康復。
  何緒廣是大家公認的“護鳥神”。他的懷里總揣著一疊折壞變黃了的“文件”,時常挨家挨戶宣傳護鳥知識。他還曾兩次在巡湖過程中受傷,最嚴重的一次摔斷了4根肋骨,住了1個月醫院。
  早期的保護區條件艱苦、人員短缺,何緒廣就動員兒子何守慶、女兒何紅進入保護區工作。兄妹倆曾一起在常湖池巡護點蹲守。說是巡護點,其實是一個四處漏風、沒有水電的小木屋,點煤油燈照明,燒柴火做飯。

                                                                    高翔:從鳥盲到鳥類專家

  都昌站是高翔的出生地。剛上班的時候,他對候鳥的認知幾乎為零。通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和觀察,他萌發了用相機記錄鳥類的想法。
  都昌區域棲息的水鳥和林鳥種類多、數量大,一些物種在整個保護區都很少見。高翔累計寫下20多萬字的巡護記錄,拍攝了6萬余張鳥類照片和近26萬張工作照,記錄了都昌區域內104種水鳥、151種林鳥,視頻記錄了150余種鳥。通過自學鳥類圖鑒,結合自己拍攝的照片,高翔給都昌范圍內的鳥類做了一部屬于自己的“花名冊”,包含9萬多字的文字介紹和1700多張精選圖片。
  父親曾囑咐他:“保護好鄱陽湖,也是給下一輩留下一筆珍貴的自然遺產。”
  對于父親的囑托,高翔始終記在心上。參加工作26年來,他的總巡護路程超過16萬公里,足夠繞地球4圈。

                                                                    陶端基:村書記的護鳥之路

  陶端基從村黨支部書記的崗位退下來,應聘成為一名護鳥員。外出巡護時,即便湖區沒有道路,憑著經驗,他依舊可以駕駛拖拉機到達目的地。湖區道路異常顛簸,一天下來年輕的站員都被顛得腰酸背痛,但老陶卻一臉輕松。他說,我開了八九年,每年開拖拉機下湖巡護六七十次,已經習慣了。
  巡護工作充滿危險。2018年12月,巡湖中車子意外掉入坑里,致使老陶鼻梁骨折,血流不止。但老陶只休息了幾天,就回到了工作崗位。
  老陶不怕得罪人,對于偷鳥毒鳥等違法行為從不包庇隱瞞。他曾協助破獲多起獵殺候鳥的重大案件,也受到過死亡威脅,但他不后悔。他說:“鄱陽湖就是我的家,候鳥就和我的家人一樣。只要我還能動,就要干下去。”
  鄱陽湖生態環境日益改善,越冬候鳥逐年增多,已有381種。保護區11個基層保護站,實行車、船、無人機天空地立體巡護;環湖4市15個縣(市、區)擰成一股繩,愛鳥護鳥成為全民行動。
  國際鶴類基金會創始人喬治·阿基博重訪鄱陽湖時說:“白鶴從34年前的1400只發展到如今超過4000只,感謝中國政府與民間人士為保護白鶴所做出的努力。”
  白鶴在2019年成為江西省鳥,是對這群護鳥人的最高贊許。 
       □鐘南清 文思標

上一篇:用心“護綠”青山永續———綽源林業局有限公司“十三五”生態保護工作紀實

下一篇:林區野生植物家族里的“菜”

DS真人在线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