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日前,來自湘、鄂、贛、粵、京、遼等地的環保衛士,抵達東亞鳥道的咽喉———河北樂亭縣大清河鹽場。這里不但是洞庭湖越冬候鳥的“加油站”,還擁有一艘屬于候鳥的“諾亞方舟”。
  照例是清晨6時出征。志愿者獲悉,有600多只白鶴遷到大清河。為何前幾年白鶴很少在此停留,今年卻一下子出現這么多?鳥類專家周海翔教授很想實地探個究竟,他和遼寧攝影家王敏等去了濕地,足足觀察了一整天。
  湖南志愿者周自然、李劍志等則孜孜不倦地在濱海“潮間帶”搜尋鷸的身影。周自然稱,這里有50多種鷸,大都會南飛,成千上萬的反嘴鷸會飛到洞庭湖,在君山區壕河形成“鳥浪”。
  “那種嘴巴向上彎的就是反嘴鷸。它覓食時,彎嘴巴在水中左右擺動。”周自然提醒記者。
  “反嘴鷸有獨特的生存之道。”周自然說,“它的幼鳥一出生就會走路,能在泥沙地里行走如飛,一旦遇到危險,鷸父母就發出‘句句’的警告,寶寶會就地臥倒,一動不動,裝死。鷸父母則做出夸張的動作,引開天敵的注意力,在不遠處假裝受傷。”
  志愿者們來到大清河候鳥救助站。“跟著大雁去遷徙”活動在這里設立了6號護鳥碑,站長田志偉是一位有傳奇色彩的“土專家”。2004年,他在大清河鹽場工作時,偶然救下13只中毒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東方白鸛,從此開始了對鳥類的研究與保護。
  2010年,田志偉承包了35畝地,建起候鳥救助站,開挖池塘,注入淡水,種植水草,使候鳥有吃有喝。“雖然小,但這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田志偉對自己這片候鳥樂園頗為自豪。他估算,近10年來,已收治國家一級保護動物300多只、二級保護動物1000多只,其中不乏丹頂鶴、白鶴、白琵鷺、蒼鷹等,自去自來的候鳥不計其數。
  “從這里過境的候鳥有398種,越冬的有59種,停留繁殖的有28種。90%的 鷸遷徙都會經過這里。”田志偉欣慰地說。
  在這里,大伙看到很多天鵝、大雁、東方白鸛、野鴨、鷸等,都是周邊群眾送來的“傷兵”。其中,有一只叫“卓瑪”的斑頭雁和它的后代。
  斑頭雁生活在高寒地區,在唐山出現,屬于迷鳥。田志偉收治后,曾驅車2400公里把“卓瑪”送到青海湖。雖因檢疫的問題未能成功放飛,但整個過程充滿艱辛和人文美。后來,“卓瑪”在救助站跟一只家鵝自由戀愛,至今已成功繁育四代,其樂融融。
  田志偉打開窩棚,呼喚“卓瑪”。“卓瑪”一家前呼后擁,隨他漫步。田志偉駐足,它們也停下;田志偉小跑,它們竟飛起來搶到田志偉的前面去。
  “跟鳥打交道,只要用心就行。你對它好,它對你更親。”田志偉望著這些收養的“子女”,滿懷深情。
  “洞庭湖候鳥在這里不會受委屈,請大家放心。”田志偉特意說起自己成功救助的遷徙反嘴鷸,以及為反嘴鷸做人工孵化成功的經歷,“我這里一次孵化了85只反嘴鷸放飛,其中兩只在放飛3年后,還在香港被觀察到。”
  “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王相輝問。
  “希望多帶幾個徒弟。”田志偉指了指身后的東方白鸛,“它們能活四五十年呢。我要是不在,它們也要活下去。” 
         □徐亞平 張為

上一篇:偶遇北紅尾鴝鳥

下一篇:綽爾河上的“精靈”

DS真人在线官网